您的位置:主页 > 影像天心 > 【听老子说】这篇文章的标题没有办法表达文章

【听老子说】这篇文章的标题没有办法表达文章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1-02-22 21:23 浏览次数:

  而作为职业的策划,由于事前深度揣摸领导意图,方案通过率相应提高,至于实践效果如何,尚在其次。

  一个突出的现象是所谓的“微信刷屏稿”,每天一刷,不可谓不努力,然而效果几近于零,当事人也并非不知晓,还是不得不做。为什么?做给领导看,表示自己劳作辛勤,没有功劳,亦有苦劳。

  专业的策划,孜孜于专业能力的精进,需具深厚的专业理论素养、系统的专业思考能力以及长期的市场实践;

  企业因事设岗,招聘来背景各异的人员,许多只是刚踏出校门或社会经验尚浅的年轻人,他们上岗之后,便天然地拥有了“策划”的头衔,自己或许也认为在“策划”之名下,拥有了策划之实。

  于是当下的策略或创意沟通中充斥着:好看,不好看,有感觉、没感觉、不大气等等令人无所适从的语言,而更多的策略,因为执行策划缺乏相应的专业资源,被讥为“不接地气”扔入垃圾桶的比比皆是。

  换句话说,当一个极需要专业视角的专业,评判者却与门外汉毫无二致。这样的策划,一旦去掉“策划”的头衔,对专业的理解和街头随便拉来一个人其实并无二致。

  也由于作为职业的策划,其核心价值在于迎合领导意图,所以专业素养的追求并不是当务之急,所以即便从业多年,也只是对操作流程日渐熟稔,专业能力却毫无提升。

  1、画面太冷静了,毕竟是购物中心开业的海报,要热闹一点,能用红色最好,如果觉得红色土,可以暖色调,色彩缤纷一些,否则没有商业地产的感觉。

  2、一个女人坐在水里面是什么意思?和我们项目有什么关系?消费者看不懂啊!!!他们会不会认为我们项目工程质量不过关会漏水?XX项目就出现过开业的时候某餐厅客户边吃饭天花板边漏水事件,我们还是不要去触这霉头吧!

  3、水面上的那些零碎能不能换成更体现我们项目特色的元素?比如体现一些我们独有的品牌或者代表性品牌,品牌的LOGO一定要明显,才能体现我们的招商成果!那个苹果去掉!太low了,再说我们也不卖水果!

  4、最严重的,我们是购物中心不是一家饭馆,你画面弄成一个女人坐在那里,太小家子气,会让客户误解的,能不能换成几个女人或者男女老少都有,在逛逛逛买买买的画面?

  5、还有文案啊!!!你们公司没文案是吧?这么随便?文案要有感觉,劲爆一点,实在不行,“火爆开业”啥的也比这个好!最好再加一些制造紧迫感的煽动性文字。

  每一条都充满了主观的感觉判断,按照如此几近般的审视,即便是吴道子、毕加索的作品也经不起推敲。

  被业内视为经典的中兴百货的广告高冷得不行,被无数同行追捧的太古里广告走的也是性冷淡的极简风。

  所以,热闹不热闹本身并不是判定一篇广告的好坏,这完全陷入到庄子所说的:成见蒙蔽了“道”的状态。

  同时又通过视线引导让水“餐桌化”,形成视觉冲击力和抓取力,至少给读者留下了停顿一下捉摸一下感觉一下的空间,再通过“桌面”上的各种元素与水的结果,造成川流不息的动感,把商品的丰盛度以留白的手法传达了出来,整个画面勾勒了一个颇具巧思及陌生感的“盛宴”。

  其次,在大概了解海报创作意图的前提下,再站在推广策略和项目整体形象的角度来观照这个意图,是否匹配。

  我说这么多,并不是这种现象有什么问题——其实这样才符合实际、符合人性,世间没有哪个行业充斥着专业精英,总是绝大多数从业人员运作着行业的基本系统,少数的专业精英引领着行业的潮流并承受行业的荣耀与痛苦。

  换句话说:那个作为实物的床会坏掉,但作为名的床不会坏掉。甚至“床”这个名,今天指的是睡觉的家具,昨天指的却是井栏,明天也可以指称别的东西。

  这句话的实际意思是:今和昔是个相对概念。2018年10月1日这天,你在9月经30日就是明天,在10月2日就是昨天。

  按胡适的说法,上个命题表达了惠施的时间相对论。这个命题则表明了惠施的空间相对论——方位也只是一个相对概念。

  那时人的宇宙观是“天圆地方”,地理位置上绝对的南方是有穷尽的,但相对的南方是无穷尽的,只要我们南北相对而立,即便在北极,你也就是我的南方了,但你是我的南方,却又可能是别人的北方。

  其实每个一物刚一出生就开始了走向死亡的路途。新陈代谢,旧的细胞每天都在死去,新的细胞每天都在重新,在你的身体里,一部分正在死,一部分正在生。

  物件亦是如此,一旦诞生,便开始的毁坏的过程,风吹日晒,时光侵蚀,在“生”的状态下,毁灭时刻发生。当你作为一种物质状态死亡了,却又以另一种物质状态新生。

  生死之“名”不变,其“实”却从一个阶段的状态,变成了随时并存如同薛定谔的猫一般叠加的状态,更变成一种随时转换的动态过程。

  “名”只是为了指称方便,为了交流的方便,名与实之间的关系并不象我们通常习惯性认为的那样理所当然。床并不理所当然称之为床,马云并不理所当然称之为马云,他们都可以用别的名称去替代。

  即便大家都认可用某个名去称呼某个事物,名与实之间也如惠施所说,还有许多相对或绝对关系形成的深层次的脱离甚至背离。

  他说,假设有一块“坚而白的石”。坚、白、石是事物的三个属性,其中“坚硬”、“白色”这两个属性是可以从石头身上分离出来的。

  由于名与实之间有诸多玄微复杂的不对称关系,所以,当老子要精确表达世间谁也没有见过,甚至没有意识到的“道”时,倍觉棘手。

  此前,不过自己悟道,悟出的那个无处不在不可见不可触“恍兮惚兮“的物事,到底如何称呼,或者需不需要一个名称,丝毫不重要,心知即可。

  然而要写书,要对芸芸众生传道,把心境之内的天心明月,布于天下,只好著于文字,没有名称如何可行?

  可是言辞皆为世间已被人类所感知事物的指称和表达,倘是此前从未被世人所感知的事物,自然没有现成的文字相对应,表达起来困难重重。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物事的新发现,如一种生物,那倒也罢了,可以根据外形或某一种属性的特点,起个将就的名字,大家见过实物,自然就有个大概的了解——世间万物的名称不都是这么来的吗?

  偏偏是总摄万物,驱动万事的”道“,既玄妙幽微得难以言说,又不可能可见可触,即便凭空给它取个名字,惯于以五官感知事物的世人又如何可以理解?

  关于上述”名“与”实“的讨论,春秋战国时期已然流行学界,博学多识令孔子都执礼的老子不会没有涉猎。

  所以他说:”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道“这个名起得很勉强。勉强到老子可能觉得”道“这个实在表达不了什么,随即马上又做补充“强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

  能用言辞表达清楚的一定是我们日常可以认知到的事物,并不是“常道”;可以用各种“名”指称的,也不是跟“常道”相匹配的“常名”。

  这里,其实还有另一个特性,公孙龙“离坚白”的命题所展示的——“名”永远不可能涵盖“实”,所有的事物一旦表达出来,就丧失了“表达”没有涉及的那些特性。

  昭文琴艺天下无双,可以传道。但一曲罢了,道的传达完成了,道也就亏损了。昭文如果不弹琴,道就没有完成与亏损了。

  事实证明,老子给“道”起了很多的“名”,然而还是只展示了“道”的某些侧面,世人看了仍雾里看花,隐隐约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