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影像天心 > 第一卷 易天心起第一章 宇少天凡

第一卷 易天心起第一章 宇少天凡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11-10 04:48 浏览次数:

  在千域星海某处不知名的星石上,坐着一名白衫青年,凌乱的长发在星风中飞舞,给人一种飘逸的感觉;在星风中飘舞的长衫上有多处划伤的剑痕,像是刚经历过一场打斗。

  此人注视着偌大星空,一动不动,像是在打坐,亦或是休憩疗伤。细看此人,刀削般的面容,俊逸而不失刚毅;深邃的双眸注视着前方,像是在等待着某些东西出现。

  在白衣青年的左耳处,时不时散发出幽暗的光芒,尤为显眼。在其身边有一柄长剑立在星石上,而身后是一座偌大的宫廷。当白衣青年看到前方星空中五道流光时,嘴角上扬,发出一声冷笑,喃喃道:哼,该来的还是来了。

  那五道流光飞快的移动,向着那白衫男子而来。细看那五道流光的中心,确是五块星石在飞快的移动。每个星石上都盘坐着一名金袍老者,那流光是老者用驭力催动星石飞快移动形成的。

  忽然,一道威严的声音从中间的星石上传出,“那魔头就在前方,我们全力催动驭力前往,势必要将那魔头诛杀在此”。说完,五道星石光芒大盛,速度更快地向着前方飞去。

  “哼,你们终于来了,怎么...应天没来么”,一道轻蔑的声音响起。不知名星石上白衫男子邪魅地看着对面的五名金袍老者。

  “墨轩,今日便是你的死期,话不多说,各位,动手”中间的老者说道。话毕,只见五道红芒自五位老者掌中发出,向白衫男子而去。红芒速度极快,其中蕴含的威力狂暴肆虐,大有可将星石震碎之力,万物穿逝之威。

  “来杀我?我希望你把应天也叫上”白衫男子十分不屑,冷笑一声“雕虫小技”,言出手随,只见他右手一指,立在身边的剑嗡嗡向手间飞去,白衫男子执剑,轻轻向前一挥,一道白色剑气猛然向老者劈去,那剑气之威丝毫不弱于五道红芒。

  “砰...嘭...轰...”巨大的声音响彻天地,继而千万道光束碰撞在一起,纵横交错,如刀光剑影。天地忽明忽暗,星石剧烈晃动,瞬而山河破碎,飞沙走石......

  数息之后,只见三道流光自不知名星石飞出,消失至远方。而在流光飞出不久,不知名的这块星石瞬间破碎,化为碎石。而一件闪耀着幽暗光芒的物体从星石下坠,观其下落之地却是尘寰......

  武风,这是一个武行天下的。武风,以为本,以勆(lang)踏修道,修勆气之人称为勆者。勆者,纳勆之气,掌勆之力,凌天地万物。勆之极,可通天彻地,移山倒海,知天改命,剑破苍穹。

  是天,旭日东升,阴霾消散,碧空万里,日丽风和。曙光,是那么灿烂、温馨,呈现出一道道斑驳交错的身影,五洲八地,城城,街道,一切,在曜日下是那么的平静和祥和。

  转眼,夕阳西下,落日余晖,迟暮的斜阳也发挥着仅剩的余热照耀着世间。而在武风一处后山的石块上,躺着一名少年,好似在休憩。细看这名少年,十六七岁的样子,一袭白衣,皮肤白皙,身材略显清瘦,相貌清秀,五官端正,右手时不时摸摸鼻尖,一副慵懒和随意的样子。

  忽然,一阵微风吹过,一块石子倏地一声向躺着的少年飞去。眼看就要打到这名少年,只见这名少年猛地抬起右手,接住了石子。少年睁开惺忪的双眼,向着远处一瞄,笑道“出来吧,姐,看到你啦”。

  话音刚落,只见远处走来了一名貌美女子,女子大约十岁的样子,一袭白衣胜雪,身材高挑,肌肤洁白无暇,五官精致,说不尽的温婉之气。

  女子温柔地看着少年,口吐幽兰“天辰,就知道你又在偷懒,不过,刚才的反应倒是不错。”女子说完,满脸的赞赏与自豪,就好像不管少年干什么都是优秀的一样。

  天辰,是这名白衣少年的名字,全名宇天凡,是凤扬城宇家的三少爷,宇天凡其实是宇家家主的养子,但宇家家主待他如亲生儿子般疼爱有加,与亲生无恙。

  宇天凡天资聪颖,为人自由散漫,幽默,不喜约束,小时深得父亲和几个长辈的喜爱,但是在这个武道横行、强者为尊的时代里,不喜外加体质偏弱、修为平平的宇天凡,逐渐被人边缘化,倍受嘲笑,家族也对他越加漠视。

  宇天凡也逐渐看清了族人的嘴脸,慢慢地,也不在乎旁人的看法。在他心里,只有面前的姐姐,对他百般呵护,关爱有加的姐姐最重要,只要她不离,宇天凡便不弃。

  宇嫣,宇天凡的姐姐,自小和宇天凡青梅竹马,十分疼爱宇天凡。在宇天凡倍受白眼冷落的时候,都是宇嫣站出来保护自己的弟弟,不让宇天凡受一点委屈。

  “我不放心你,过来看看”,宇嫣温柔地看着宇天凡,眼神中充满着说不尽的疼爱。宇嫣轻语道:“今天又是没有吧。”宇嫣知道宇天凡每天都会到家族后山上,美其名曰,实际上确是休憩,打发时间而已,不是在。

  “姐,你也知道,我不喜欢,我想要的不是成为强者,不是那种只知道一心,打杀枯燥的修士。人生百态,五彩斑斓,有些事比更加有趣、更加重要”说到这,宇天凡看着一眼宇嫣,你就是我一生最重要的。而宇嫣又何尝不是这样想呢,隐居泛舟,闲云野鹤,相夫教子。

  “姐,我只想过平凡的生活,无拘无束,不用为了资源,争个头破血流,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宇天凡难得认真地看着面前的女子,她是那么美丽,那么温婉可人。天辰自豪的对宇嫣说道“姐,有朝一日,我会带你过我们想过的生活。”

  宇家,座落在凤扬城的南边,是凤扬城上有名的大家族,和王家、杨家、南宫家并称为凤扬城的四大家族。宇家大院,是凤扬城最大的宅院,宇家拥有着凤扬城最大的资源和强大的财力武力,这一直被其他三大家族所觊觎。

  在宇家大院中站着一名中年男子,高大伟岸,双手负在身后仰望天际,一股威严之气不由得从体内散发出来,再看刚毅的面容上带着一丝忧愁,像是想到了某些烦心事。

  此人便是宇家家主宇海峰,是宇天凡的父亲,是一名化灵期的勆者,同样也是凤扬城的第一,高手,在凤扬城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在宇海峰身后缓慢走过来一名侍女,屈身说道“家主,墨老回来了。”宇海峰听后,脸上怒容消失不见,转身向外走去。

  而此时,宇天凡和宇嫣走在宇家院落内,谈笑着,忽然几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呦,这不是那个废物少爷么,又去了,怎么?还没突破炼体六阶啊,哈哈”

  炼体,是勆者的第一步,分炼体、炼筋、炼骨,最为简单。武风,勆之气的人统称为勆者,修驭分炼体、化气、汇灵、通灵、凝神、塑魂、蜕凡、齐天八步,每一层都是分九阶,每阶分初期、中期、后期和巅峰四态。

  宇天凡因为自身体质问题,停留在炼体六阶多年,未能突破,像他这般大的孩子,就算资质平庸也早已突破了。因此,宇天凡在家族受尽了嘲讽和侮辱,而宇浩,是一名化气期勆者。

  宇天凡停住脚步,向前看去,是五个旁系向他走来,各个一副目中无人、盛气凌人的样子,满是嘲讽侮辱之意。

  宇浩向来和宇天凡不和,仗着又是大长老手下的人,处处跟他做对,见面少不了嘲讽和羞辱。宇天凡扫了了宇浩一眼,“哼,说够了么,浩狗,别挡着本少的路”宇天凡心里想着莫老该是今天回来了,应该有消息了,不宜在这久留。

  “臭小子...你说...”宇浩刚要张嘴骂宇天凡,却见宇嫣双眉微蹙,脸色一变,要说的话活生生的咽了回去。

  宇天凡扫了一眼宇嫣,对宇天凡冷笑一声“好狗不挡道,滚开”,说着,就带着宇嫣从宇浩身边穿了过去,没有再去管宇浩等人。

  “你...站住...”宇浩旁边几人纷纷攥死拳头,撸起袖口,有种只要宇浩发话就拦住宇天凡动手的架势,却被宇浩制止了。

  宇浩抬手扇了那小子一巴掌,“滚,我是怕他么,我是怕宇嫣大小姐,宇嫣大小姐已经生气了,那后果不是你我可以承担的,忘了两年前的事了么,没必要和宇嫣撕破脸皮。宇天凡,有的是机会收拾他,马上家族试炼了,到时候一并收拾了。”

  在遇见宇浩之后的一路上,宇天凡一直闷闷不乐,心不在焉。宇嫣知道宇天凡心里在想什么,但是又不知怎么劝说,心中一阵苦闷。

  “天辰,不要生气了,是姐姐对不起你...”宇嫣似乎回想起了什么,心中酸楚难明,眼圈不由得泛红起来。

  宇天凡看宇嫣又要哭了,宇天凡最见不得的就是宇嫣哭了,心里焦急,佯装着笑容,说道“没事,姐,我真的没事,你不要这样”,边说还边擦拭着宇嫣的眼泪。

  “姐,你不要说了,这是我自愿的,我从没怨过你,再说也过去那么久了,不要自责了,我们去找父亲吧,想来那边应该有消息了。”说完,两人向着父亲的房间走去。

  路上宇天凡见宇嫣情绪还是有些低落,继而就在宇嫣耳边轻语了几句,瞬间宇嫣破涕为笑,娇声道“要死啦你,没大没小。”

  不一会,宇天凡和宇嫣走到父亲的房外,屋内响起了威严颇具亲切的声音:“是嫣儿和天辰吧,进来吧”

  宇海峰看着自己的儿子宇天凡,蓦然一股愧疚之情流出,“辰儿,为父对不起你,这么多年还是没有找到有关仙一灵草的任何消息,为父没用啊”

  宇天凡听完抬父亲的话后,神色有些黯然,转眼阴霾不见,恢复正常“没事,父亲,仙一灵草本来就极为罕见,找不到也正常”。

  “啊......”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按“空格键”向下滚动设置阅读背景正文字体字体大小A-14A+页面宽度保存设置恢复默认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