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天心要闻 > 朱天心父后悼祭经典之作《漫游者》简体版首次

朱天心父后悼祭经典之作《漫游者》简体版首次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2-15 13:23 浏览次数:

  《漫游者》收录小说家朱天心写于父亲去世前后的五篇小说,外加一篇散文《华太平家传的作者与我》,写作时间从一九九七年底到二〇〇〇年深秋,历时近三年。这是一本死亡之书,是死亡直接启动了这一趟书写,女儿的悲伤化成一场不断岔路、思维与现实无重力的游荡:出走地中海沿岸的奇异迷途之旅,建造梦中天堂般的市镇,踏寻电影里小叮当的银河铁道,掉落岛屿童年记忆的洞窟,陪父亲修剪玫瑰……逝者如候鸟离开,生者被抛下来,留在地面一步步行走,走遍世界地极,寻找逝者可能的栖息所在。五篇小说如节奏起伏的乐章,一场闪回跳跃的梦,连成稠密的长篇结构。朱天心在地理行旅与历史洪荒、岛屿记忆与梦境、小说与散文的边界漫游,其死亡书写包裹瑰丽的文学想象和哲学思辨,开创当代华语小说赋篇。

  ★流传二十年的华语文学经典,简体版首次出版。朱天心《想我眷村的兄弟们》、《古都》和《漫游者》,是上世纪末关于书写的小说三部曲(王德威语)。

  ★朱天心父后悼祭之书,女儿怀念逝去的父亲,书写者悼祭远去的文明。父亲的灵魂,会在哪里呢?小说家化身远游的老灵魂,踏寻地中海沿岸希腊神话的古迹、纽西兰的萤火虫洞,日本电影里小叮当的银河铁道……奇异的地理行旅、岛屿童年记忆交织着梦境跳跃闪回,绵延生者对逝者的爱和怀念。“我且走到了天涯海角,丝毫感觉不出父亲可能的去踪,但,他真的不想念我们吗?”

  ★唐诺作序,关于死亡的知识型书写,打破虚构与非虚构边界,开创当代华语小说赋篇。“《漫游者》是朱天心最好的一部作品。” 朱天心的死亡书写包裹瑰丽的文学想象、哲学思辨与博闻知识,从数千年前写在纸莎草纸或陶片上的古埃及诗歌、《奥德赛》的灵魂絮语,到爱伦坡的华丽章句、宫泽贤治的同名童话,以想象演练死亡,以书写创造死亡。

  朱天心,著名作家,祖籍山东临朐,一九五八年生于高雄,大学历史系毕业。曾主编《三三集刊》,多次荣获时报文学奖及联合报小说奖,现专事写作。著有《方舟上的日子》《击壤歌》《昨日当我年轻时》《时移事往》《我记得……》《学飞的盟盟》《猎人们》《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三十三年梦》等。《想我眷村的兄弟们》《古都》《漫游者》为上世纪末作家关于书写的小说三部曲。

  朱天心的《漫游者》是我最喜欢她的一部作品,喜欢的基调是惊奇,一步一步惊奇不已。它最终“不那么像小说”,但像的不是日后悠闲端庄的汉赋,而是犹生于某个幽深、光影迷离、生和死界限不明、现实和梦境不分世界的楚辞。(唐诺)

  古今中外都有丰富的悼祭文体,而朱天心这本小说集,正是一部不折不扣的悼祭之书。张爱玲在《对照记》里指着祖父母的老照片幽幽地说:“等我死的时候,他们会再死一次。”。所爱的人会一点一滴的从我们身上剥走我们的生,如果他们的死亡早于我们,死亡原就是可以预支的呵。(黄锦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