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天心要闻 > 最木心的乌镇是什么样子呢? 乌镇·旅讯

最木心的乌镇是什么样子呢? 乌镇·旅讯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3-24 21:44 浏览次数:

  一首《从前慢》刻画着慢而情深的小镇时光,留在了许多人心间。木心先生生于乌镇,笔下的少年时光亦是曾经的乌镇最好的写照,而如今,在岁月与风霜中,乌镇已经沉淀出了更为曼妙的模样。

  先生本名孙璞,1927年2月14日,乌镇东栅的栏杆桥迎来了先生,岁月齿轮悠悠转动,小小的婴孩从小镇的朦胧水雾中走出,成了镌刻在许多人心上的一个名字。他是一位触动着人心涧的作家、画家,却又不止于此。

  从以少年姿态离开乌镇,面对风雨,木心先生一路走得坚韧真挚。曾有人说,一个人的气质是他所经受住的伤害的凝练。即便是在十分艰难的日子里,先生也保持着优雅。

  叶落归根,在外辗转经年,乡情依旧会是心底最深处的结。1994年,在外漂泊多年的木心先生回到了家乡乌镇。只是此时的乌镇,已然失了当年的模样。孙家祖屋的后花园建起了一家翻砂轴承厂,匠人与炉火,模糊了昔日的家园印象。

  先生写下《乌镇》一文,对乌镇作了告别,“在习惯的概念中,‘故乡’,就是‘最熟识的地方’,而目前我只知地名,对的,方言,没变,此外,一无是处……永别了,我不会再来。”1998年12月,这篇文章发表在《中国时报》。

  1999年,乌镇保护与旅游开发工作启动,作为总设计师和执行人的陈向宏先生看到了木心先生文章中的“不会再来”,做了一个决定。通过王安忆与陈丹青先生,他辗转联络到了木心先生。五年的书信相邀,对乌镇日复一日的精心保护开发,终于在2006年,请已经79岁高龄的木心先生再度回到了乌镇。

  “今日之乌镇非昔日之乌镇矣,一代新人给予我创作艺术足够的空间,所以我回来了。”在昔日的孙家花园——晚晴小筑,木心先生度过了生命中最后的五年。

  木心故居纪念馆坐落于乌镇东栅,亦名晚晴小筑,便是当年先生居住之所。生平馆、绘画馆和文学馆,三馆墙面上的文字叙述,皆采自先生的著作与诗作。

  文学馆内展出着先生的诸多手稿、乐谱,与他的写字台、办公桌、礼帽、皮鞋、手杖等遗物,并有先生讲席《最后一课》的影像放映。

  “风啊,水啊,一顶桥。”先生晚年,在看过美术馆的草图后,曾留下这样一句线月,由冈本博、林兵设计,文化乌镇出资,历时四年建造的木心美术馆正式开馆。远观之貌,恰恰便如木心先生所言。

  来到美术馆,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顶桥,曲折而回环。过了桥,便是由一个个方形“盒子”错落拼接而成的美术馆本体,如佳人,宛在水中央。

  美术馆的序厅,有若干台放映机,播放着三组关于木心先生的影像。先生的真诚与风趣,言犹在耳。冯绍峰亦曾来此,聆听先生的声音与故事。

  参观美术馆,先生的作品自是不能不用心赏阅的,画作、文稿、手稿,先生有趣而坚韧的灵魂,尽皆在其中。展厅的墙上还贴着一句诗:“早晨走进画室,画儿们齐声高叫,先生画得真好

  进门脱了鞋子,沿着木质阶梯慢慢往下走,抬眼还能欣赏右边那一墙的书柜,书柜里不仅放着木心先生的作品,还有《文学回忆录》一书中所提及的一些珍籍。

  在乌镇,你路过了先生曾居住的地方,眼观过先生曾用过的书、笔、衣物,用心阅读过先生的文字,不妨,再闭上眼,来侧耳倾听木心先生与音乐的跨时空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