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区情简介 天心要闻 媒体报道 热点专题 影像天心 理论探讨 百姓呼声
您当前位置:主页 > 媒体报道 > 李希光:为什么美国媒体会“遗漏”重要新闻?

媒体报道

李希光:为什么美国媒体会“遗漏”重要新闻?

作者:admin发布日期:2019-08-02 05:59

  2016年4月11日,在美国国会前举行反对金钱的“之春”活动的400多者,在非暴力中被捕。其中的很多被捕者是从150英里外的费城自由钟一路走来。这场的目的是要求结束金钱,确保自由、公正的选举。第二天,又有85名者,其中多数是老年人,在高喊“不是用来卖的”口号时被捕。这应该是一条重要的新闻。但是,当地的《华盛顿邮报》只在本市第三版的新闻简讯里,在一个10岁小男孩骑车被撞了的消息和一个男人逃税被叛两年徒刑的简讯后,刊登了一条150字左右的简讯。《纽约时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没有报道这条新闻。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用了12秒报道这条新闻,福克斯新闻频道用了17秒报道这条新闻。

  十多年前,美国畅销书《偏见》通过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和其大红大紫的主持人丹·拉舍的内幕故事,透视了美国电视网文化和美国主流媒体文化。作者伯纳德·戈德堡在CBS当了28年记者,他讲述了美国新闻界内部盛行的一种公司文化,揭露了美国三大电视网在新闻报道中常常一边倒的问题。作者以新闻界一名知情人的角色披露了这样一些内容:为什么美国大电视网的黄金时节会漏报某条重大新闻?美国新闻机构上的正确性是如何压倒事实的?美国媒体精英是如何与美国社会相脱节的?《60分钟》这样知名的栏目是如何通过记者的偏见扭曲新闻的?偏见是个人的价值观造成的,还是追求收视率、耸人听闻新闻和金钱造成的?新闻既然有偏见,通过何种方式,能够平衡新闻报道?

  CBS资深记者伯纳德·戈德堡在这本书里泄露了一个秘密:美国的新闻媒体和美国大多数记者都是有偏见的。戈德堡试图在这本书中揭穿了美国媒体的神话,向公众展示,公平、平衡和诚实这些基本的新闻学原则已经从美国的主流电视网消失了。这本书犹如一枚重磅炸弹,让读者清醒地看到,原来记者们报道的所谓事实,更多的是记者们个人的意见。

  在好莱坞描写华莱士的《60分钟》的影片《知情人》中,一个香烟厂高级管理人员由于内部矛盾,出来向记者告密。《60分钟》把这个告密者当成英雄,为他树碑立传。但是,一旦新闻界内部有人出来讲述新闻界内部的故事,新闻界就会把他当成叛徒来处置。戈德堡称这是因为媒体对告密者有双重标准。戈德堡指出,美国记者“如果你就新闻报道提出了一个严肃的问题,圈内人就会不喜欢你。他们不会赞赏你。他们认为你是叛徒。”媒体可以随意妖魔化别人,但是,任何人不得与媒体对着干。戈德堡颇为煽情地写道,批评媒体就像“他们的妻子或绑架他们的孩子”。美国三大电视网旗下的大腕节目主持人是这些电视网的摇钱树,他们的形象不能受到任何损害。他们可以就任何有争议的问题,向别人提出最尖锐的甚至难堪的问题,但是别人不可向他们提出任何疑问。

  要认清美国媒体的真面目,其中有几个基本的观察媒体的出发点:人们每天看到的新闻不是客观的;新闻是构造出来的,不是客观报道出来的;新闻是传递观点的,不是报道的;新闻报道是有立场的,不是满足人民知情权的,必要时会凶狠地埋葬新闻;媒体是商业企业,新闻是商品;媒体对新闻的第一时间要求是获取金钱,与满足人民的知情权无关;不同意识形态、不同文化、不同国家的媒体都会采取不同的新闻报道框架、不同的新闻语境、不同的新闻立场。

  新闻自由意味着记者对事实负责,而不是对媒体老板负责。但是,在一个高度商业化和资本操控的媒介社会里,记者对商业压力的责任大于对社会的责任。记者的首要读者是自己的老板,记者期待满足媒体老板、主编、制片人、投资者的偏好;记者在新闻报道中不是一个有自由思想的人,他是一个严格按照媒体内部组织机构的潜规则进行报道的人;记者的独立性受制于新闻同行、新闻圈、新闻编辑部的报道立场和框架。在今天的网络场里,新闻产品是媒体和网络公司内部选择的结果。新闻生产部门要预测选题、策划采访对象。从本质上看,新闻不是客观、独立的报道,是媒体和网络公司主观选择的结果。媒体作为商业公司的特点是,用最低的成本每天有计划地、持续地生产出受众满意的新闻产品。记者作为个人,只是新闻生产机器上的一颗螺丝钉。记者每天做的工作是媒体公司的委托课题,通过采访谁、引用谁的话、导语和标题的构思、语境的烘托,来满足客户的好奇心。媒体老板决定什么样的新闻优先刊播,这种作用也决定了什么新闻重要、什么新闻不重要。媒体公司宠爱报道符合自己框架和议程的家、新闻事件、问题等。媒体经常采用的报道手段是,强化一种信源、重点报道一个人(英雄或坏蛋)、突出展示一类观点。

  为什么媒体和记者做不到客观报道呢?我在上课时,常常对新闻进行解剖,并不断问学生这样几个问题:这条新闻是给谁看的?换句话说,这条新闻的消费市场在哪里?这条新闻是谁讲述的?换句话说,这条新闻是谁透露的,其立场是什么?在这条新闻中听到的是谁的声音?在这条新闻中,没有听到谁的声音?这条新闻使用了哪些正面的或负面的新闻用语?这些新闻用语对谁有利?这条新闻会给谁带来上或经济上的好处?换句话说,该新闻产品制造背后有无利益集团的或经济动机、隐藏议程?记者是否使用了模式化报道或新闻八股?如把复杂的事件或冲突简单化、标签化为“好人”与“坏人”或“天使”与“妖魔”的斗争?谁是这条新闻的赢家,谁是输家?

  新闻解剖的结果,找不到一条纯客观的新闻。客观报道是我们追求的理想,新闻自由是我们追求的目标。但是,没有绝对的客观和绝对的自由。绝对的新闻自由应该是这样的:CNN报道萨达姆被捕,布什对此发表半个小时演讲,与此同时,CNN还需要在同一屏幕上给萨达姆半个小时的演讲时间,请他对自己的被捕发表评论。这样一种新闻自由和客观报道,无论在技术上和上都是无法实现的。无法实现纯粹的新闻自由,是因为新闻本身不是绝对的,新闻是相对的。新闻的价值判断受制于新闻发生的地点、媒体所在地、媒体的受众构成等因素。因此,CNN从美国的国家利益、、受众需要出发,播出的新闻对美国是重要新闻,但是对于中国观众来讲就不一定了。

  2016年4月,威瑞森通讯公司36000工人,要求保护工人的权益。美国大媒体的报道显示美国大媒体和劳工之间在话语权方面的极端不对称。通过统计分析《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网络媒体巨头Buzzfeed和网络新闻媒体Vox有关这场的报道发现,威瑞森公司老板的声音是工人代表声音的两倍之多。

  在《纽约时报》的四篇报道中,威瑞森公司管理层的线次。在《华盛顿邮报》的两篇报道中,公司管理层与工人的声音被引用的比例是6∶2。网络媒体Buzzfeed发表了三篇报道,公司管理层与工人的线。另一家大网络新闻公司Vox只发表了一篇报道,报道中四处引用的话都是出自公司管理层之口。为什么在媒体上听到的公司管理层和工人代表的声音差异这么大呢?威瑞森市值2120亿美元,有一个强大的公共关系机器,而工会和工人们是雇不起公关公司的。

  即使某个有良知的记者试图平衡地报道双方的声音,但是,在这种不对称的权力面前,记者很无奈。新闻报道需要直接引语,而大公司总是有公关公司为其准备源源不断的高质量的直接引语。

  媒体不会揭露自身隐藏的问题。马赛诸塞州萨勒姆大学历史教授、《不留记录:移民是如何变成非法的》一书作者阿维娃·乔姆斯基在《反策划》网络杂志讲述了不久前发生的《波士顿环球报》报纸派送工人事件。《波士顿环球报》决定把报纸的派送工作转包给一个新公司,因为这家新公司的价格更便宜。美国报纸的发行和派送通过转包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商业行业。送报的人开车送报线路不仅远且复杂。无论天气何其恶劣、条件多么差,一年365天,每天从凌晨2时到早上6时,从不间断地送报。送报工人不仅工资极其低廉,而且要用自己的汽车、买自己的保险。结果,今天在美国送报的多是没有记录的非法移民。送报成了一种暗藏的地下经济的一部分。《波士顿环球报》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尽量减少劳务成本,少付工人钱。这种送报体制跟媒体人每天声称的调查新闻、揭露社会黑暗面正好相反,因为报纸依赖的正是它自身暗藏的不公的分配制度。

来源:未知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天心区|天心区官网|天心新闻网   承办单位:中天心区|天心区官网|天心新闻网
新闻热线:      
技术支持:天心区|天心区官网|天心新闻网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