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区情简介 天心要闻 媒体报道 热点专题 影像天心 理论探讨 百姓呼声
您当前位置:主页 > 媒体报道 > 重塑新闻媒体的社会守望功能

媒体报道

重塑新闻媒体的社会守望功能

作者:admin发布日期:2019-07-12 08:54

  新闻媒体应是社会的守望者,这是新闻传播学的一个基本原理。但是在日常生活中,越是基本的常识越容易被人们所忽视。在一个比较长的时期中,新闻媒体应该为社会守望的职责,似乎被人淡忘了。去年关于SARS疫情的报道实践,使这一问题引起了学术界和实务界的注意。重塑新闻媒体的社会守望功能,也许是当前我国新闻传播学界的迫切课题之一。最近《中国党党内监督条例(试行)》的公布,把监督放在重要、突出的位置,就是进一步强化了新闻媒体的社会守望功能。对此,我们要有充分的认识。

  任何种群为了自身的生存和发展,需要对周围的环境进行监视和守望。羊群如此,牛群如此,一些野生动物的种群例如大雁等等也莫不如此。人类社会当然和动物的种群不能相提并论,但是同样也需要随时对周围的环境进行监视和守望。而且,由于人类社会组织结构的极其复杂性,对环境监视和守望的重要性就更为突出。

  事实上,人类社会中的这种守望功能早在几千年以前就存在了。人类的文明愈发展,这种功能就愈明显。中国古代曾有过灿烂的文明,社会的守望功能也比较完备。例如,在方面我国有过御史制度,其作用是监督行政、典度、明察举报非法行为等等,以防止官吏影响和社会安定;经济方面我国有过上计制度,地方官员必须向中央报告经济情况,例如在清代康乾时期,各地要向朝廷汇报雨雪、年成、粮价等等,使中央政府了解全国的农业生产的最新情况,以便及时采取应对策略;在军事方面我国有过烽燧制度,这种很有效的预警系统,把边境等地已经或者可能出现的军事危机,用烽火这种特殊的符号,连续不断地传达到内地。古代社会的这种守望功能,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人民的生存和社会的安定。①

  工业社会的结构系统和农业社会有着很大的不同,特别进入后工业时代以后,社会的组织结构系统高度发达。现代社会和古代社会相比,各种要素丰富得多,组成结构精巧得多,内部的张力和应力均强大得多,成员之间的社会联系也紧密得多。因此,社会守望也重要得多。如果说,古代社会宛如一辆做工略嫌粗糙的马车的话,那么,现代社会就像一艘有成千上万的零部件组成的巨大海轮。这艘海轮能否顺利航行,取决于诸多因素。例如,舵手的操作是否规范,能源储备是否充分,船上的零部件是否合格,船上成员是否遵守规定的秩序,天气是否有飓风暴雨,航线上是否有冰山暗礁等等,其中的每一个因素均有可能给航行带来极大的乃至是致命的危险。在现代社会这艘巨大的海轮上,监视影响航行的诸多因素中是否存在潜在危机,以便及时地加以处理,无疑十分重要。一些国家的中央政府中设有专职的紧急情况部,就是为了在突发危机时动用所有的力量全力应对,克服危机,渡过难关,保障社会的安全。基于这些特点,现代社会就更需要忠诚的守望者,守望者的责任也就更为重大。

  首先,大众传播媒体是社会的守望者,是由大众传媒的本质特征所决定的。大众传播媒体不是个人的私产,而是社会的公器,理应为最广大人民的利益服务。为全社会的成员忠诚地守望,义不容辞,责无旁贷。美国传播学家拉斯韦尔在其著名论文《传播在社会中的结构与功能》中提出,大众传播具有三大功能,经过另一位美国传播学家赖特的补充,后来大众传播有了四大功能。现在,大众传播的四大功能学说已经成为了国际传播学界的一个定论。而大众传播四大功能的第一项便是监视环境,守望社会。②传播学家们把监视环境、守望社会的功能列为传播的首要功能,是经过了一番苦心研究的,有其充分的道理。对于人类社会来说,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只有安全得到了保障,才能谈持续发展。人们首先需要的是雪中送炭,然后才是锦上添花,首先需要的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然后才是诗书礼仪琴棋花,周围环境如何,关系到人们的生存安全,因此,传播学家们把监视环境、守望社会作为大众传播的第一功能,顺理成章,天经地义。

  其次,大众传播媒体是社会的守望者,是由大众传播媒体的任务尤其是新闻传播媒体的基本任务所决定的。什么是新闻?新闻是最近发生的具有一定意义的事实的报道。大众传媒采集新闻素材,进行新闻报道,关注的就是新事实、新问题、新变化、新动向、新兆头、新端倪,就是环境发生变化的各种征候。这是监视环境、守望社会的基本内容。离开了四周环境的变化,还有什么新闻可言?

  第三,现代大众传媒拥有非常发达的科技手段,具有极强的延展力和渗透力,它的触角伸向了人类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大众传媒交织而成的新闻信息网络,其影响力几乎掌控着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因此,大众传媒有义务、有理由、有能力为社会守望。

  新闻传媒是现代社会的守望者,也是公众对于新闻传播媒体的基本要求。公众需要得到足够的信息,了解自己所处的环境对于自身利益的影响,这是由现代社会中的大众这一群体的基本特点所决定的。一方面,大众和社会的联系十分紧密,每天的生活和各种各样的社会因素息息相关。大众需要了解今天的天气是否适宜,大众需要了解上班时的交通是否安全,大众需要了解购物的过程是否公平,大众需要了解经济运行是否正常等等。另一方面,大众在社会中又是相互平等、各自独立的个体,有着自己独立的人格,独立的见解,独立的生存空间,个人的生活有着一定的私密性,互相很少往来。现代城市中的同一幢公寓大楼中,居民绝少像农民一样串门。郊外的别墅住家之间的往来就更少了。因此,新闻媒体,几乎就是公共信息来源的唯一渠道。在现代社会中,没有什么比新闻媒体发布的信息更具有权威性、广泛性、快捷性了。不能设想,社会一旦发生重大事件并极大地影响公众利益时,新闻媒体会保持沉默。假如人们在某一天遇到了诸如大地震动、疫情蔓延、失火、爆炸等等突发事件,第一反应一定是立即打开收音机、电视机、电脑、手机等等,了解周围的环境究竟发生了什么,对自己有什么影响,自己应该立即采取什么措施。假如新闻媒体不能及时告诉公众这些信息,失去了社会守望者的功能,那么一定会遭到公众的唾弃。

  然而,在过去一段比较长的时期内,新闻媒体的社会守望功能一度弱化。人们忽视了新闻媒体是社会的?望哨这一基本常识,改变了新闻媒体的基本功能,在社会生活中出现了某种危机的时候,还竭力淡化危机,甚至黑白颠倒,混淆是非,把危机说成是成就。十年中的新闻媒体就是这样。当时的国民经济明明几乎陷于瘫痪,媒体还在那里连篇累牍地歌颂“文化大的伟大成就”,竭力渲染“到处莺歌燕舞”的“大好形势”。在过去一段较长的时期里,媒体总是一味报喜、从不报忧。这种忽视社会危机的做法,比社会危机本身更危险。因为危机是一种客观存在,并不会因为人们的忽视而减少或甚至自动消失。事实上,对社会危机采取忽视和隐瞒的态度,实际上是对于危机的怂恿,助长了危机的扩大,只会给公众利益带来更大的损害。任何一个社会都不能保证不发生突发事件而造成危机,而一个健全的社会机制,也决不是忽视和隐瞒危机,而是能够及时发现社会危机,及时解决社会危机,使危机给公众带来的负面影响减少到最小最小。在一个健全的社会机制中,社会各个领域应该各司其职,共同协调,维护社会公众的最大利益。就职能来说,新闻传播媒体应该及时地发现危机,大声疾呼;社会科学家应该及时地分析危机,提出对策;而政府应该及时地落实措施,解决危机。有些社会负面现象,如果当初能够及时地发现,及时地解决,也许还不至于造成太大的影响。“功”这一组织目前已经被政府取缔,但为清除“功”的恶劣影响而付出的社会代价似乎过于沉重。假如当初媒体对于这种社会负面现象当它在萌芽时就加以披露并加以鞭挞,引起整个社会的注意,以便政府及时处理,那么它给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一定会小得多。我国的工交行业每年都会发生大量的安全事故,虽然去年经过各级政府的努力,死亡人数比前年有了大幅度的减少,但还是达到了136102人的惊人数字。③假设我们的新闻记者对于这些安全事故的新闻背景做些调查研究,更多地关注发生这些重大事故的深层次原因,恪守一个社会守望者的应尽的职责,虽然难以完全避免这些触目惊心的安全事故,但至少可以唤起人们的警觉,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减少这些灾难的发生几率。

  重塑新闻媒体的社会守望功能,除了国家有关新闻传播的法规政策需要进一步完善之外,关键还在于新闻媒体自身素养的进一步提升。因此,重申新闻传播学的一些基本要求,也许不无意义。

  首先,媒体人应该具有神圣崇高的理念,即我们所从事的新闻传播工作,决不仅仅是一种谋生的手段,而是肩负着沉重的历史使命和社会责任。确立新闻传播的公众意识,监视环境,守望社会,消除弊端,增进社会福祉,乃是新闻媒体的道德义务。近几年以来,这种理念和新闻媒体的社会守望功能一样,似乎被人们渐渐地淡忘了。特别是在市场化的条件下,媒体的格调似乎越来越低,一些媒体的自恋倾向日益膨胀,媚俗之风越刮越烈。

  其次,媒体人应该具有锐利深邃的见识,即能够在大千世界繁多纷乱的表象中采访到对于大众利益的影响最为重要的事件,并洞察新闻事件背后所隐含的社会意义,从而提炼新闻事件的社会价值,为社会起到预警的作用。一个称职的新闻记者,历来就是称职的社会观察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见人之所未见,发人之所未发。新闻报道中最为看重的无非就是独家新闻了,其实,所谓独家新闻的含义不仅仅是独家的事实报道,还包括具有创见性的新闻评论。但在我们现在的媒体上,大话式假话式空话式套话式废话式的新闻还时有所见,泛泛而谈、隔靴搔痒式的评论还不时见诸报端,负面新闻作正面报道的事例还有市场。

  第三,媒体人应该具有无畏奉献的精神,即能够在为社会公众守望时不怕困难,甚至敢于牺牲。社会?望哨既是一个光荣的岗位,也是一个危险的岗位。因为就一般情况而言,为社会守望更多的是需要发现危害社会的因素,揭露危害社会的现象,这种发现和揭露必然带有一定的危险性。缺乏对于这种危险性的充分认识,缺乏无畏的奉献精神,很难胜任社会的守望工作。全世界每年以身殉职的新闻记者有几百名之多,受到伤害和遭到精神打击的就更不计其数了。人们应该永远纪念这些为了公众利益而恪尽职守、勇于献身的社会守望者。其实,以上所述都是老生常谈,不过,在重塑新闻媒体的社会守望功能时,再强调一下也不为过。

  自去年SARS疫情的报道开始,新闻媒体的社会守望功能引起了理论界和实务界一定程度的重视。一些大学的新闻院系编撰了问题新闻传播学丛书,5为新闻传播媒体的社会守望功能提供了理论说明和实务操作规程。今年媒体的一些新闻报道,如有关禽流感疫情的新闻报道,比较及时有效,基本发挥了新闻媒体的社会守望功能。但是,目前的新闻媒体的社会守望功能还较多地体现在自然灾害和健康传播领域,如能在法治、三农问题、工业交通、财经金融、生态环保、教育科技、思想文化等等领域更多地发挥社会守望的功能,新闻传播媒体的公信力无疑就会大大增强。

来源:未知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天心区|天心区官网|天心新闻网   承办单位:中天心区|天心区官网|天心新闻网
新闻热线:      
技术支持:天心区|天心区官网|天心新闻网建设